书妥妥

安利《奇迹男孩》极其bgm
非常好听,非常好看了

【昕博逃猜·回归季】虐恋深情三十题——文风科普(下)

谢谢小天使们做的文风科普啊೭(˵¯̴͒ꇴ¯̴͒˵)౨
虽然我只有很短一段但是真的很像我的文风了
(也不能说是文风?文龄太小文风这个东西还没奠定下来呢。)
这次逃猜废了小伙伴可多心思啦,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 • ̀ω ⁃᷄)✧就当是看看文,不一定非要猜中嘛

昕脏起博器:

16.@图书馆馆长千羽海神 
轮船行驶在海上,船舷侧面是哗啦啦的水声,现在是深夜,从许昕这一侧看出去,看不到陆地,只有一弯眉月,和海天一色的黑暗。 他上来甲板散散心。 好吧,其实他是和方博吵架了。原因很简单,方博身上的伤还未痊愈,而秦志戬吩咐的任务又太危险,许昕好说歹说才把这个小祖宗劝好留在国内,但是一到上船,秦志戬直接了当地在上船的队伍中揪出了企图蒙混过关上船的方博。

17.@拓惊霜 


18.@书妥妥 
许昕...许昕...许昕... 方博发现自己今天除了在车上睡觉,就是和许昕交谈。 还有最后自己给许昕回了句话。 “等我”可以有很多种解释,方博在宿舍床上翻来覆去烙大饼,觉得自己当时想表达的意思应该是:我一定会去明塔里找你的,你等着吧。 应该是吧?

19.@裙下臣 


"砰——"


震惊麻痹了神经,马龙下意识去摸胸口的血红,身旁的许昕本来要走,一条镜腿将将搭在耳朵上,半遮半掩着脸上的惊讶。他一把将马龙推进车里,马龙用带血的手捞着许昕手腕,把他也往车里拉,随即被盛怒下的蟒爷一眼镜砸中了鼻梁。


啧,疼。






方博抹掉额头前的汗,从地上捡起外套抱自己包裹好。他本来可以更冷静更从容地离开。但是刚刚,他跟一个人在瞄准镜的高倍放大中,对视了。那其实不见对视,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冰冷眸子大概只是他的幻念,并不凶狠,也没有杀气腾腾,却让他莫名心悸,如芒在背。妈的,渗人。


他大概知道那是什么人,他虽然粗心,但毕竟干着刀口舔血的行当,不傻。他又深呼了一口气,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什么纰漏才边走边揉脸地离开。他本就线条柔软,如有需要,可以亲手把自己揉成个人畜无害的小白面团。




许昕人高腿长,把秦门乱了套的一干保镖甩在身后,眼下他是自负地猎手,正跟着感觉狩猎。迎面过来了一个大学生模样地年轻人,偏跟他撞了个正着。没等他上手,来人先猛推了他一把,破口大骂。


"瞎啊你。"


许昕怒火中烧,抓着年轻人的领子直把人抡了个小半圈摔到身后去


"滚。"


他方向感极好,朝自己认定的方向继续疾走,几步之后,忽然顿住。秦门的人赶了上来,疑惑的问他:"蟒爷?"


许昕平视前方,微微眯着眼睛,在眼前勾勒了一个轮廓,



20.@蓝沙沙沙沙 
许昕剩下半堂训练熬得很难受。步伐总是轻易乱掉,拉出的球质量一板比一板差,几乎只剩碰撞感了。他的新底板似乎有点硌手,抵在虎口一抖一抖,磨得茧子也生疼。许昕开始频繁地走神,自主练习时会突然定定站在原地发呆,教练的训话在脑子里的回荡也浑浑噩噩的,漾开的水声把骨头敲得生疼。 一声“解散”像救命稻草。许昕长出一口气,低头将防尘膜粘回球拍。动作太毛糙,不服帖,许昕便直接伸手张开巴掌在拍面上死摁几下,气泡仍旧鼓胀着不肯从命,让人很难不生出几丝恼火。

21.@流氓抠脚_ 
许昕凑上去捏了把方博的小圆脸儿,然后走出房间忙着给他倒牛奶。五分钟后,洗漱完毕的方博打着哈欠在椅子上落座。看着面前的早餐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吃完早餐后,两个人就换上了那次动物园之旅时买的情侣装。走到玄关处,方博正想蹲下去系鞋带,就看见许昕已经帮他把鞋带系成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22.@玲珑四犯 
方博抱着电吉他的手在发抖,他冷着眼看这一切——懒散又倔强的许昕,姿态厌人的砸场者,还有自己散架的架子鼓。无名火带着地下室的潮气涌到胸口,堵得他喘不过气,他想揍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许昕。

23.@邻家大鸽鸽✨ 
在一旁打着瞌睡的方博被椅子与地板摩擦发出的巨大声响惊醒,许昕格外激动地拉着方博的胳膊,硬是把他从椅子上拉起来,兴奋地向办公室外走去。 “快!我要去复检尸体,有新发现!”

24.@骄阳 
见对方毫无反应,许昕重复三遍,最终自觉无趣,绕过小孩继续朝前走。刚走出五步,还不够曹植写首诗的距离,他就折返回来,把伞塞给小孩。 没办法,方博的眼角天生有弧度,风一吹就泛红,有让人于心不忍的天赋。 许昕举起手掌正对方博脸面摇晃,小孩的眼珠应激地跟着转动两周,深棕色的瞳孔微微收紧。

25.@风厉 



周六早上八点半,抬手按灭了闹钟。脑袋沉得不行。顺手起床头桌上的水,胃里一下子冰凉,清晰地感到喉咙已经肿起来。舔舔依然干裂的嘴唇,脑子里发着懵。 方博被这一阵动静吵醒了些,拽着他胳膊就要往怀里去。被他的长胳膊一下子止住动作。嗓子哑得吓人,“我感冒了,别传给你。”

26.@北一 
方博连连道歉,背着包又急匆匆的走了。许昕本想给他拿车钥匙让他开自己的车去。递出去钥匙的手就这么尴尬的停在半空,幸好还没来得及说话,不然就更尴尬了。许昕眯着眼睛靠在窗台上瞧着方博渺小的身影走出小区大门口,渐渐的和夜色融为一体。

27.@玻璃棒ww 
这几天方博一直睡不踏实。每当他大半夜迷迷糊糊沉醉梦乡,上铺总传来嘎吱嘎吱晃床的声音。 许昕这家伙搞什么幺蛾子? 好几次方博实在忍不下去想直接把这家伙拽下来,好好问问他干嘛扰人清梦,自己憋着气翻来覆去又忍住了,想着我博哥大人大量,不跟那个毛头小子计较。

28.@阿米斯托 
那是一个沉闷的早晨,W大军训惯例,学院辅导员带着大一新生集体迎接教官。那方博一米七几的大高个,自然是轮不上当排头兵的,沉闷的天气配上沉闷的气氛,起了个大早的方博自然是理所当然的藏在黑压压的一群人里,站着打起了盹。 “同学们,这是大家的教官,我们学校的国防生,许昕。”

29.@白泽SEAN 



30.@一一风荷举🌸 
许昕揉揉眼睛,摸索着拿着了搁在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 方博还蜷缩在许昕怀里睡着,安安静静的睡颜和平时咋咋呼呼的他一点儿都不像,这时候还带着笑,时不时还哼哼唧唧地出点儿声,把许昕给萌坏了。 这小傻子,肯定是又梦见什么好吃的了。

昕脏起博器:

【昕博逃猜 回归季】宣传图




虐恋深情&少年时代
逃猜阵容正式公布!




四十位太太齐聚在这里,有很多小可爱给我们评论表示这次的逃猜主题有一些虐心,但是文章虐不虐就要小可爱们自己去阅读体会啦,近期将会发布,发布后可以在文章下边评论出你认为这是哪位太太的文章~



昕脏起博器:

2018.7回归季
这次的逃猜不同以往
昕博女(男)孩们
一路走来磕磕绊绊
不变的是初心
在这里
遇见你们
如鹿归林 如舟靠岸
……

找回这个账号了,暑假快来了

【图源微博不妥删】
虽然说,不上升蒸煮
但我方博真他妈棒!
杂志上他说过了,没有外国人能赢他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菠萝们果然眼光了得!

【图源微博不妥删】
我们都叫他,方博小可爱呀
但他承受的远比同龄人多得多
旧的伤病,赛场的残酷,新的压力。
他比小可爱酷得多!他就是和平年代的战士!
不到最后时刻,心中的集结号永不吹响
比起同情,他更值得我骄傲!


You were born together, and together you shall be forevermore.
你们一同出生,而且永远相伴。
You shall be together when the white wings of death scatter your days.
当死亡白色的羽翼掠过你们的生命时,你们也应在一起。
Ay, you shall be together even in the silent memory of God.
是的,即使在神静默的记忆中,你们也将始终相守。But let there be spaces in your togetherness,
请在你们彼此的世界中保留一些空间,
And let the winds of the heavens dance between you.
好让空中的风在你们之间舞蹈。
Love one another, but make not a bond of love:
彼此相爱,但不要让爱成为束缚。
Let it rather be a moving sea between the shores of your souls.
让爱成为奔流于你们灵魂海岸线间的大海。
Fill each other's cup but drink not from one cup.
注满彼此的杯盏,但不要只从一只杯中啜饮。
Give one another of your bread but eat not from the same loaf,
要将自己的面包赠与对方,但不是享用同一块。
Sing and dance together and be joyous, but let each one of you be alone,
两人一起欢歌曼舞,同享欢愉,但仍要各自保持自我,
Even as the strings of a lute are alone though they quiver with the same music.
就像琴上的弦虽为同一旋律而振动,但琴与弦也是彼此分开的。
Give your hearts, but not into each other's keeping.
奉献你们的心,但并不是要你们紧握住对方的心不放。
For only the hand of Life can contain your hearts.
因为只有生命的手才能握紧你们的心。And stand together yet not too near together,
应站在一起,但不要靠得太近,
For the pillars of the temple stand apart,
因为廊柱分立,才能撑起庙宇。
And the oak tree and the cypress grow not in each other's shadow.
而橡树和松柏也不能在彼此的树荫里生长。

On Marriage by Kahill Gibran - Meryl Streep
《论婚姻 》- 纪伯伦

祝自己,祝博哥,祝昕爷
祝为国争光的运动员们
祝我喜欢的太太
祝我爱的人们

邮寄者:

新的一年祝您:

椎骨、胸骨、颅骨、骶骨,骨骨生威;背肌、胸肌、颈肌、躯干肌,肌肌有力;

消化、呼吸、循环、泌尿、生殖、运动、神经、内分泌,八大系统团结友爱;

静脉、动脉,六脉调和;
体循环、肺循环、血液循环、体液循环,环环通畅;

右心房、右心室、左心房、左心室,心心向荣;

中枢神经系统、周围神经系统、躯体神经、内脏神经,协调运作、神清气爽。

至少我是喜欢这两个人的。我真心诚意地爱他们,希望他们好,希望他们的友谊长长久久。
但我觉得关于伤病这件事情,没必要去被探讨得这么尖锐。
坦白讲,我自己也犯过这样的错误,就是写方博的伤病,处理得不太妥当,被一位善良的天使指了出来。我谢谢了那位天使,并删掉了自己的那篇文章,本来想着是改一改的。
结果有一位仁兄评论那位小天使:“感谢姑娘排雷(亲亲)。”
当时我在学校,拿着同学的手机看lof,整个人的头“轰”一下,接着浑身血开始往上涌。
我并没有对方博选手的恶意,相反地我非常喜欢他,但却因为我的一个小错误被人讽刺,“感谢姑娘排雷。”
我现在还记得那位仁兄的id,虽然我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但我对于那次她的讽刺,还是久久不能释怀。
我心眼确实很小,看上去可能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别人一句话,我能猜测很多。
后来我想了很久有关这方面的事情,还是认为,善意的提醒胜过尖锐的指责一百倍不止。
我们级主任曾经说过一句话:“我和老师们都认为,年轻人嘛,犯点错误不要紧,只要你勇于改正。”
我记得很清楚。有时候我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句话究竟有多过分,但只要别人指出来了,我就会改。
我看了看《相厌》这篇文章,前几章评论都还是“写得很棒啊!”“好甜”之类的话,这次事件一出来,评论就变成了很令人不舒服的话。
姑且不论作者回应态度如何,这种做法是我们提醒她最好的方法吗?
我认为不是,我认为。

再来看看作者的回应吧。
昕博这个圈子很大,大家有什么不同的见解很正常,有些我觉得是萌点的,其他人恶心得不行,有些我觉得恶心得不行的,其他人反而津津乐道。如果我们要求圈子里的人都统一化,没有不和谐,只有互相赞成,这不就像《赐予者》电影里面建立的社区一般,连颜色和四季都没有的世界,该少了多少乐趣?
但给读者带来了不适,毕竟还是自己的不对,道歉是很应该的。没必要把自己的见解公之于众,强加于人,这种做法不现实,不明智,也不道德,你不能把自己的笼子硬套在别人身上。
目前我想到的最明智的做法就是预警。喝药先看适用人群,看文先看预警。
详细的预警系统我想安利给所有写手,预警充分了,就像一个安全的保护罩,什么锅都飞不进来。

最后声明,没有帮作者说话的意思,我也觉得她的回应欠妥,尤其是“不就是骨折吗×滚】”以及“我只喜欢昕博cp不喜欢昕博本人。”
正如我开头所说的,我是真心实意地爱这两位,并且也不希望其它人变相给他们抹黑,当然我相信作者也并没有给昕博抹黑的意思。
我只是希望,昕博圈里面的朋友们能真诚,大度,能真正作为他们二位的支持者,向世界展示他们的风采。
我们要做的是帮助他们,而不是让外界觉得,我们就是一团不讲理的刺猬。
经济学上有个专业术语叫“非零和博弈”,下次处理问题时,我认为我们首先感情用事是不好的,我们应该想,处理这件事时如何"win win"。
就算有一天我们要出征,要打仗了,我们也应该举止得体地维护团体利益。

如果你喜欢昕博,我欢迎你找我玩,如果你不喜欢,我希望,通过我,你能知道他们的好。

AUV书卷啊:

看到那么多通知评论还有私信,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了。

有人十分执着地要我说话,那我说吧。

有人说我不是喜欢这两个人只是喜欢这个cp,我本来就只是喜欢昕博cp。

有人说我为什么不写自己喜欢的人,我喜欢的人跟我喜欢的cp是两回事,我喜欢两个人的相处状态和我喜欢一个人的特质秉性是两回事。

我只是喜欢昕博cp,但如果因为我只是喜欢昕博cp而觉得我没资格喜欢,必须要同时喜欢两个人才能喜欢这个cp,那就有点扯了。

有人说我写你喜欢的人骨折好不好,先不说写文的初衷吧,我觉得文就是文,我从来没有因为任何文生气过,我怎么可能让我喜欢的cp里有人真的有不好的结局?过程虐有什么的,写文的人都会说一句“无关现实”,然而就算这样写昕博文也是有禁忌的,我之前确实不知道。

也有人十分执着地要我改文,文是我的,情节是我的,改什么呢?不止我一个人写了类似情节,但是你们刚好找到了我来发泄。

当然立刻会有人说这个情节权且按下不表,写文先不说,我为什么要说那句话,人家写这个情节也没有说那句话。

我想了一下,这句话确实说得比较随意,我没多想,就开玩笑说了,我那句话后写了滚加了个×,但你们觉得这玩笑是不能开的,区别就在于,你们本身就喜欢他而我不是,所以你们非常敏感一点就炸。

我知道这一说完你们会更激动,会说我不会换位思考,恶毒,拿无知当玩笑什么的,已经有人直接人身攻击我了,这篇评论下可预见会更多……但我还是得说实话,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觉得反正在你们眼里我已经这样了,我就是个开玩笑无下限、三观严重有问题、恶毒无知、秀智商下限的人,也就用不着解释什么东西了。

可能还会有人嘲我是不是以为这样很酷,真不酷,我接下去要干一件很怂的事,你们估计会高兴。

我很怂,或者说我确实很喜欢昕博(估计你们又要骂了),我不想看到骂人和撕逼,也不想看到昕博圈骂人和撕逼,所以,三天后销号。

为什么是三天不是现在,我知道你们一秒也不想看到我,但是,我的文已经接下去构思了两章了,今明两天发完,你们尽管嘲尽管骂,但这是我的昕博,我已经写了的我就是要发完。

别太多怨气吧,何必为了一个三观不正的小人动气呢!圈里圈外还会重归于平静又重起波澜的,我这波三天后就退下,新年快乐!